COC 入門:SAN 的意義

上午10:01 , 0 Comments

襲來!美少女邪神
「克蘇魯的呼喚(COC)」中, SAN 是一個稍微難以理解的概念,卻又是本遊戲的重要特色之一。

SAN(sanity)在中文世界有許多翻譯,我翻譯作「心智」。是 HP 、 MP 以外,另一個關係到角色活力狀態的數值。

在剛接觸這遊戲的時候,我就對這個數值感到相當困惑:究竟應該如何理解這樣的數值?如何詮釋 SAN 的下降?如何詮釋 SAN 的殘存?如何詮釋當 SAN 下降的人的反應?如何解釋 SAN 歸零的現象?如何理解克蘇魯神話技能對 SAN 的影響?

在這篇文章中,我想提出我對 SAN 的一個系統性的解釋,供各位守密人與玩家參考與指教。

理智、人性與道德感

在討論 SAN 之前,我要區分一些容易和 SAN 被混淆的概念。

首先, SAN 不是理智,一個憤怒的人就能夠失去理智,然而憤怒並不會直接就是 SAN 的下降所造成的。一個嘴賤的人的話語就能使我狂怒,使我理智線崩斷。讓我一心一意想著要攻擊他、宣洩我的憤怒的時候,我意識到我不顧一切地就要要這麼做。在這樣的時候,我的理智是混亂的,但我清楚知道我所在進行的行為。失去理智因此並非是 SAN 的下降想要描述的。

其次, SAN 也不是人性。因為人性太過複雜了,人性預設了個別的社會和文明底下,對人的看法。我們,如果按照正統 COC 的西方文明角度來看,會覺得許多文化的習俗很沒人性(譬如食人族)。然而在某種意義上,譬如,這是因為資源不夠、因為某些信仰,這些習俗和行為又變成有人性的了。

人性的界定稍微有些任意,並且邊界不斷隨著文化和歷史漂動。一個人是否具有人性,被個別的社會、文化、價值觀所定位下來,就文明的觀點而言,也是被人類眼界所不斷限制,然而人們畢竟能夠容忍這些自己看來沒人性的差異,就是因為這畢竟始終還是出自於人性的。然而, SAN 必須具有普遍性,因此他所表達的,不會那種單純來自文化差異的東西。

神話的恐怖世界才不是那樣的東西,它不只是一個有人看來有人性、有人看來沒人性的世界,它是超越全人類的恐怖、是對一切人性的褻瀆,它是絕對恐怖、是永遠不可容忍的邪惡。

最後,因為同樣的理由,它不會是道德感。一個能隨意殺人的人,他不一定是 SAN 低的人,譬如說,他可能是殺手。因為某些專業素養,他能控制自己的情感,讓自己放棄道德感(或是,有自己的一套與眾不同的價值觀)。但人無法控制自己的 SAN ,就像不能控制自己的健康一樣。 SAN 是被動的數值。他也可能是黑道人士,殺死、虐待平民大概是家常便飯,道德感說不定蕩然無存。

那麼, SAN 是什麼?

SAN :理智的自我保護能力

我是這樣認為的:SAN 是理智的自我保護能力

「理智的自我保護能力」,既然是「自我」保護能力,那就不是來自除了理智以外的東西,不來自失憶、人格分裂等理智無法自我掌控的東西,也不來自藥物、物理阻斷知覺等外力,更不來自身體的免疫反應(嘔吐、昏迷等),而是來自理解說明、理性自我調適與坦然接受。

SAN 檢定,因此就是在確認,你的角色究竟是否能單單透過理智,來保護自己的世界基礎、生命意義、知識體系、是非善惡等他可能認為穩固而重要的事。

這包括對人性與世界的理解,你是否能夠還相信:眼前的異像是我能解釋的、現在這個知識還在我對世界的認識範圍內、吃人肉這種事情不過是某些人的癖好、某些人的習俗。

也包括對發生的事情的接受,你是否接受:這件事情是真實存在的、自己的朋友真的死了、真的有潛藏的邪惡一直躲在你的背後。

因此,當出現足以動搖理智的事件,當守密人要求「SAN 檢定」的時候,你不必抗議「這他可以解釋」或「他可以接受」。因為你可以解釋,不代表你的角色可以解釋。你不是實際經歷的人,你也不了解接受這樣的事情有多困難。你只是描述者,他卻是經歷者。

這都是在問同一個問題:他的理智是否保護了自己?保護到什麼程度?

失去 SAN ,因此就是失去了人類理智維持平衡的某種保護能力。越過了這個疆界,人類心靈不得不動用深層的、非理智的保護機制。

上面聽起來有些複雜。我的簡單分析是,建議可以透過理智的以下三種傾向去把握 SAN 在應用上的實例:

  • 認知彈性:SAN 值可以反應出,一個角色是不是能夠合理化它所經歷到的認知失調。
  • 安全感:一個 SAN 值越低的角色,會越輕易對於危險狀況無法理性行動。
  • 安定性:SAN 的失效,意味著情緒化、歇斯底里、不可理喻、無法考慮更長遠的後果等。

透過這樣簡單的分析,就能輕易把握 SAN 的下降、SAN 的恢復、理智的拉筋(睡上一晚、休息兩三天、喝杯咖啡、聽點爵士樂)、理智的再統籌(冥想、研究、與人交談)究竟是怎麼一回事。

克蘇魯神話的影響

神話知識以及神話呈顯,要特別注意的是,它們是被定義為正常人類都無法接受的事情

這是神話的世界設定,請別和守密人爭論:我的角色熟讀了洛夫克拉夫特的所有著作,因此他可以接受拜亞基的存在。

不,他不能。沒有人可以接受,除非他充分地遭遇了牠、充分地體驗過牠,將牠看成障礙、看成敵人、看成外星生物(或是看成了上帝與吾王)。否則,牠是怪物、是惡鬼、是撒旦的化身(或只是虛構實體罷了)。

神話的魅力與設定,在它給了一個「認識真理即是瘋狂」的架構。

能讓理智感到安心的接受與理解像是這樣:我前面的人正在吃[消音],但這只是他的癖好(認知彈性);只要我悄悄離開滿是[消音]的房間,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,就沒事了(安全感);我克制了對拜亞基的恐懼,因為這時候恐懼是沒用的(安定性)。

然而,神話卻強迫理智這樣接受事情:上帝是披著良善假象的惡魔、邪惡潛藏在世界的每個角落、我所以為知道的一切都是騙局(認知彈性);我為何要離開房間?我面前的房間就是我的歸宿(安全感);我完全縱容恐懼佔據了我,我癱軟在地,拜亞基不要吃我,拜亞基不會吃我(安定性)。

為何接受神話會導致瘋狂?我的解釋是:因為人類理智具有必然的缺陷,以一種僵硬的方式在保護自己。

這也是為何神話生物們並不會因為克蘇魯知識而失去心智,因為唯有人類的理智如此充滿缺陷。如果你認為有什麼不滿,那就怪罪人類的修格斯基因吧(笑)。

所以,在角色失去了所有 SAN 以後,將有兩種可能:

  • 他對世界有了全新的認識,他的昇華的理智重新找到了落腳處。他進化成為一個邪教徒。他頓悟了(真的嗎?)。
  • 他完全無法適應這個世界,無法統籌理智來想出究竟發生什麼事。他的理智困死在自己的牢籠裡。他完全瘋了。

SAN 值的扮演

在這裡作一個小節:

  • SAN 就是理智的保護能力,決定理智是否理解與接受它所遇到的事情。它使理智維持認知彈性、安全感與安定感。
  • 失去 SAN ,意謂著必須動用非理智的保護能力,來讓理智理解與接受它的遭遇與資訊。
  • 神話提供的架構,在於「正確理解與接受神話無法使理智維持穩定,反而會讓它崩潰、讓人陷入瘋狂」。

希望這分析有助於守密人的解釋與玩家的扮演。

洪偉

身為宇宙聯合 TRPG 推廣協會藍星支部里山咖啡辦事處 (Universe United TRPG Promotion Association Bluestar Branch Office in Satoyama Café,縮寫 UUTRPGPABBOSC) 的一員,以在此推廣 TRPG 看成重要任務。

0 意見: